悼吴岸诗人

564008_4552985741659_527793481_n

国际著名诗人,本地马华文学资深前辈吴岸老师与世长辞,欲献上最后祝福者可于明日前往吉隆坡Sg Besi 富贵山庄灵堂。

吴岸老师,本命邱立基,初认识时,他说笔名的吴取自于其母亲的姓。
当年为了争取砂劳越独立,蒙受十年牢獄之苦,其母亲为此受了许多的苦,甚至哭瞎了双眼。

他曾经与病魔搏斗,部分身体器官已割除,凭着意志力与坚拔不摧的毅力战胜了病魔。

那一年,我21岁,正值接受人生洗礼的年纪,有幸与这位人生历练丰富及富具传奇的老前辈认识,聆听了许多的故事。
那时,他尚在砂劳越Times 担任主编。当时,胆粗粗递上自己写的散文和微型小说让他审阅。他说,我正值的那个年华,正是开启写诗之路的最佳时刻。只是,惰性使然,一直没动笔,连散文也少写了,实在惭愧。

从他的身上,学习到许多的智慧。那一个年纪的我,可能很多事情听了却未能全懂,但经过岁月的洗礼后,慢慢地体悟了。他对于生命的坚持、对于生命不设限及从不低头的精神,让我潜移默化地受到他的影响。

他,也是一位和蔼可亲,非常可爱的老人。在回到各自的生活地方继续为生命奋斗后,偶尔会接到他的来电或电邮,询问关于部落格操作事宜。

富具才华的他,会为自己的诗编曲。我第一次独自制作的影像诗,正是借用他的诗-[破晓],在征得他的同意后,他还慷慨地电邮了该首诗的曲谱给我。而那部微短片,也获得了拉曼大学中文系诗人节影像诗创作奖亚军。

544813_3336503290358_719239507_n

560577_3336480729794_1380277757_n

没想到,今天是最后一次见到这位老前辈。

昨晚接获吴岸老师正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后,马上决定今早前来霹雳州曼绒市探访。昨日晚宴归家已是午夜时分,早上睡迟了,加上周一有要事,原本打算忙完后再过来。可是,心里有一股声音说,珍惜眼前人,现在不见,恐怕就没机会了。

撑着精神,驱车前来,人生中第二次到加护病房探病。第一次是在三个月前,探望本土画坛资深前辈。再一次看见那一部为病人维生的机器、那一支长且粗插入病人喉管的氧气输送管、一支支的小管,以及那一个屏幕。

看着屏幕上不断起落的数字,心情也跟着起伏跌宕,不断地在心里为他加油打气,希望他可以熬过来。当他的心跳指数跌倒很低的时候,我尝试跟他讲话,为他加油打气,指数忽然飙高,似乎他听见我的话语了,那时候的心情真的难以言喻。

后来,到好友家休息后,一觉醒来,却收到吴岸老师往生的讯息,备感震惊,有一霎那无法接受。他的话语、他的笑声、他的举止,都历历在目。

自从那一次出走跟他相遇相识以后,每次前来憩园皆跟他缘悭一面。再一次与他相见,却是这种情境。感觉心好涩。

收到讯息后,马上和好友赶到太平间,瞻仰他的遗容,并献上最后的祝福。

没想到,短短的三个月,本地文化界失去了两位德高望重的传奇人物。

吴岸老师,愿您一路走好。

感谢在生命中曾与您同路。感恩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