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点开窍

小三那年,
班主任朱老师,
要我们每天都写日记,
而且要给他修改。
那时总是觉得很好笑,
因为老师批改我们的日记后,
说我们所写的东西都是大同小异:早上起床、上学、晚上刷牙睡觉等等。。
他要我们写一些特别的,
记录一些特别的事情。
那本日记,已经不晓得被压在哪一个箱子里了,
也许已经给妈妈拿来再循环使用
(以前的一些本子都被爸妈拿来再循环使用为笔记本了T__T)
不过,就是在那一年,
我的作文进步神速,
迈上一层楼。
以前最开心的就是,
不管学校的国文或华文写作比赛,
都会榜上有名,
而且考试或平日的作文写作分数都会拿到23-25分(满分为25分)..
只可惜以前不流行投稿,
也没有这么多校外作文比赛或写作平台提供予小学生 >.<
后来中学参加学记队后,多了锻炼的平台,
文笔也进步了不少。

第一次写部落,
是在friendster里的,
中五那年。

迄今,依然维持写部落的习惯,
虽然很多时候都懒惰写。
一来这可以记录下生命中的一些点滴,
也可以锻炼自己的文笔,
使之不生疏。

进入学院的这三年来,
接触的都是英文、英语。
若非保持写部落的习惯,
再加上这一年多教补习而多了接触机会,
我想,
我的国语一定烂透了,
华文也一定提不起笔写作了。

部落,是一个记录点滴或者用以发泄不愉快心情的管道,
透过文字,认真地与自己对话。
写完了,就把开心的回忆记放在里头,
不开心的事迹则抛诸脑后。
虽然如此,
但不同于日记,
有些时候,很多事情都不大敢写出来。
但却也懒惰于执笔写字,
唯有继续在部落里游荡 >.<
不断地提醒自己写部落的初衷,
为自己而写。

在金宝的那几天,碰巧遇到其中一位伯伯来我们家,
遇见亲戚,总难免被询及学业、前途等等。
告诉了他我在学院的总成绩,
他说很好。
也许因为如此,
他知道我要继续念学士学位,
学费昂贵需要贷款,免得加重哥哥负担,
需要找担保人,
底薪必须一人或两人合拼达三千块以上,
也许男生都不喜欢别人知道自己的月收入,
原本说堂哥可以做担保人,但不方便给薪水单据,
最后伯伯说同样在银行工作的堂姐愿意担任我的担保人。
伯伯以前是教师,
退休后在金宝闻名于教数理科补习,很多人争破头要报名他的补习班,
当初知道我的UPSR成绩很好后,特地留了位子给我,
但固执的我因为不喜欢被监督,
硬是拒绝,最后搞到理科基础没打好,
上了高中又遇到不好的新老师,
用听不懂的国文教英文物理,
老师换了又换,加上心野于一大摞课外活动,
幸好小时候语文基础打得好,
SPM靠语文课等救回。
原以为他会气我当年的不领情,
并且像其他人一样不屑我弃本地大学而跑去念学院的抉择,
但如今,他竟然开口让堂姐出手相助。
我想,成绩是最重要的因素吧~
找担保人不容易,而且要找底薪三千块以上的,更是难上加难,
如果没有让对方绝对放心和看好的理由,
怎么会有人愿意担保数十千、而且年利息那么高的贷款呢?

从小就特别不在乎钱财,
觉得念书是为了获取知识,
绝对不是为了文凭,
也认为人生不仅是为了赚钱、为了生活而生活,
更不喜欢一天到晚满口是钱的生意人。
但随着年龄的增长、
经验的累积、
看见的俗事,
这些概念,
也渐渐地产生了自相矛盾。

同辈当中是老么,
堂哥堂姐的孩子有些甚至比我小一两岁,
从小到大,
大家就像我的长辈般,
观视我的学术表现。
以前都觉得这一切很讨厌,
就好像很深的枷锁。
但,
见识过了一些人的面目,
经历过金帆奖事件
以及见识过学院行政部门工作人员多次的处理事情的态度后,
忽然晓得了一个道理:
与你非亲非故的人,并没有义务去关注你、提携你。
唯有亲人、真正在乎你的人,
才会一直在你身边给予关心。
而也唯有自己,
必须为自己的每一刻负上百分百的责任。

同辈的堂、表兄姐当中,
有好几位从商、从医、
也有的在经济界发展、也有教师、也有工程师、
也有从事科技行业的。
四年前,
当大家都在为我的抉择懊恼时,
哥哥曾经对我说过:
你必须让自己富有起来,
才有能力去帮助自己、帮助身边的人、甚至帮助周遭的人。
这么多年,
这句话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。
当时我不明白,也不认同。
直至自己真正地工作(非part time也)后,
才真的开窍了一点点~
钱绝对不是最重要的,
但没有钱,就真的万万不可。
并非要真正的财富万贯,
最起码可以比仅足以养活自己再好一些。

以前总觉得要孩子努力念书,考取优异成绩,
将来从事医生、律师等职业的家长们
过于现实及灌输孩子不正确的求学价值观,
但哪怕,
家长们在年少气壮时,
也曾经天真过,
只是岁月与种种生活的打击及历练,
打造了如今的他们。

我想,
我真的得向他们看齐,
摒弃当初不喜欢他们那么拼命念书的心态。
成绩不重要,
但读书与处世的心态与思维却非常重要。
现在的你如何对待你的学业与你的行为举止,
也就等同于未来的你如何对待你的事业与你的人脉。
学坏容易,向好难。

理科的脑袋已经经过漫长的日子磨灭了,
我只剩下最拿手的文字及丁点儿的创意思维。
能不能靠着这极普遍的能力在未来的世界里占一片天空,
真的得靠接下来这两年的造化与自我努力了。

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
每个人对你说的一席话,
只要不是废话,
都必定有他过人的见解或经历。

来日不方长,
但总会慢慢开窍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