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吸…

吸气… 呼气… ….
曾经,我的呼吸范围很广阔,
如今,我的呼吸范围,
仅仅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、一间小小的补习中心、一个学生家的饭厅、一间小小的古筝及绘画室

上两个星期,
生病了,
发热喉咙痛伤风咳嗽陆续报到…
幸好找了朋友帮我刮痧散热,
但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痊愈…
这儿很多人都生病了,
想要远离一会儿病菌,
回家了…
回到怡保,
呼吸的空气特别畅通、干净… 感觉很舒服…
姐姐特地来载我回金宝,感动,
一路上没什么说话…因为不舒服…
回到家,感觉比较舒服了,
妈妈特地留的饭菜,好多… 勉强吃完… …不浪费
虽然不喜欢吃药,但还是忍不住去拜访了皮肤科医生,
幸好这次他没有对我摇头 >.<"''
之前走路去上课跌倒没及时消毒结果伤口发炎时去找他,
当时的他摇头的样子让我更加地懊恼及伤心 >.<''''
倘若在上个月头去找他,想必他一定会再次看着我摇头了.. 哈哈 @@
他说也许是我不能适应槟城的空气污染(前一阵子有烟霾)和压力关系…
我需要呼吸… 干净的空气

回来后,
呼吸的空气总带着一股咸咸的味道..
感觉,这儿的空气分子比较重…
抑或,回来后,我的心比较沉重了呢?
不想给自己压力,
但面对一些人,
呼吸无法通顺…
很多事情,都无法顺着自己的意思去做…
我热爱自由,
只有自由的呼吸才能让我感觉通畅无阻。

也许吸进的空气有点儿重量级 ,
所以呼出的空气难免也带点儿怨气… 过重了…
有些事情,发生了,
明明是想一笑而过、看开就好,
但,不知怎的,当听见身边不平的声音响起时,
就会引发一种过大的爆发力。
爆发后,空气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轻一些,
反而,心情,更加沉重了。

城铨老师特地打电话通知我:日落洞华小急需请临教.. 叫我去面试..
我知道日落东华小在哪里,曾经过两三次吧…
从这儿走路去大概要半个小时吧…
但,这一年来,
我厌倦了走那么长的路途,更厌倦了搭巴士…
要知道,等待巴士与在巴士上人推人挤的那种滋味真的很累…
犹豫了半天,想要,但最后决定:算了吧…
反正,我还有很多事情待完成… … 也另有打算。

大清早,
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,
以前在槟城跟过几个月的钢琴老师…
很厌烦…
无数次… 无数次… 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…
之前那个号码不接,结果隔了一段时间又换了另一个号码打来… …
这两年来,每隔一段时间总是打电话来,
向我报告他的最新情况,还一再地问我有男朋友了没,还一再地用不同的借口约我出来…
一而再地推推推…. 推到我终于逼不得已瞒住良心欺骗他我搬去KL了,甚至不接电话,
还是不肯放过我… 还一再地问东问西问长问短问这问那…. ==
歆云一再地警惕我一定不能去赴约…
因为他的古怪行为实在很可疑…
又是呼吸困难的一天… …
真担心在走在街上会让他碰着… @@""
很想换电话号码… 可是不能… ..
我的天呐…
早知道当初不要跑去那儿学琴…

认识了三年的好友,
忽然跟我说:她决定要结婚了… @@
看着信息,吓着了…
原以为她开玩笑,怎知是真的… …
还记得在学院时期时,
她很想去参加选美之类的比赛,
并且前一阵子才问我意见应该学什么样的才艺比较好…
结果… 忽然决定想要趁年轻时拥有自己的家庭…
众多好友当中,她是最早决定结婚的一位… 虽然是明年。
明年,她已经组织自己的家庭了,
而我,还停留在求学阶段…
呼吸… 停顿数秒… …
好大的一个惊讶消息…
回想起来,
当初是她教会我化妆打扮、教会我凡事别好奇心太强、教会我做人要糊涂一点…
结果,现在我虽然很少很少化妆但起码比起以前随性的装扮,如今是改变了一些…
从前总爱“打翻砂锅问到底”的性格,如今知道凡事知道少一点比较好.. 也变得爱沉默当个聆听者…
曾经凡事都看得很清楚,如今,却变得糊涂极了…
要数影响我最深的朋友,她必属其一。

在这儿,真的呼吸困难…
想清楚了,要好好地Upgrade自己…
善待自己多一些…
如果成功得到机会的话,也许会离开一段时间,短短一两个月也好….
去呼吸一下别处的空气~
也许那儿的空气更加地污浊朦胧,
但,我喜欢学习,
希望,能成功争取到这另类的呼吸通道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