撑得有点儿辛苦…

今天是怎么了?
周遭的人事物似乎都被笼罩了一层暗雾… …

连自己也受影响了… …

压抑了那么多天,
决定和朋友到夜市逛一逛透透气…
可,全程都没心情…
肚子很饿,可是看见食物却没胃口了… …
最后买了些好久没吃过的小食,
刺激刺激味蕾… …

在想,
人生总是充满了未知数。
以前,中学校长总爱在周会时告诉我们:无常。
我们也总爱拿这句话来开玩笑…
现在回头一想,还觉得挺有道理的。

自中学毕业起,就一直死撑着… …
为自己要实现的事情不断地在抗衡… …
毕业后,因为很想尝一尝打工的滋味,先斩后奏…
成绩出炉了,为了不想进师训,填了听说最难进的科系…
不想念中六,跟家里人闹翻了,差点儿离家出走… 折腾了数个月,
硬着身子,来到这陌生的城市… 家人都生气了,但也无可奈何… 幸好爸爸最后心软。
来了一年后,哥哥的气才渐渐地消了…
妈妈与姐姐也慢慢地放心了……
可,我知道,从我选择了一条他们不认同的道路开始,
他们就一直在为我的未来操心…
所以,不管读书的心已经渐渐消失了,
不管好友们怎么看待学院的学士课程都好,
我都得争气点,
在不增添家里的负担下,继续完成学士课程。
纵使,我是多么多么地想要出国留学… …

这儿的生活费有点儿高,尤其不是住在家里…
和当初来之前的预算有点出入…
怎么办?自己想办法。幸好打工期间有储蓄。

在学院,
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,
在这城市,也遇见了各种面目的人事物,
懊恼的时候,还是在撑着,
撑下撑下,结果变成哭包了。
从前人人眼中的爱笑女孩,现在变成了哭包。
总是一点点小事就想哭… … 太不争气了。

好了,学院毕业了,
爸爸说,自己工作了就暂时先靠自己吧~
即使没人开口,我也正打算这么办… …
身边同龄的朋友,
都还在靠家里人给予生活费旅行费零用钱的时候,
我已经得靠自己…
直至我继续升学。
还没毕业,就已经找好工作了。
并不是自己喜欢的工作,
但这是唯一比较有信心可以应付的工作,
除了媒体业以外。

家人一直说服我回家乡,或者去新加坡。
再一次抗衡又抗衡… …
我,叛逆吗?
应该不算吧?起码我没有学坏。
我只是想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我只是想自己的未来由自己作决定。
大家都在懊恼为何有好好的前路不选,
偏偏选择他们眼中的‘分歧路线’… …
有何不可呢?
成绩好就一定要乖乖地念中六然后上大学吗?
更何况,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成绩很好。

最后,决定留在槟城。

只是,这一留,反而让我更加痛苦了。

当coursemate们都还在放自己长假的时候,
我就开始工作… …

接着,
好友一个接一个地离开…
连室友也搬回家乡了… …

撑了数个月,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
原本想要换一个环境,
去新加坡也好,回家乡也罢,或者是去好友的家乡也无妨… …
最后,好友和另一位朋友再次搬回来了。

这半年来,
发生了很多事情…
似乎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发生了… …

感情问题,
友情问题,
人际问题,
意外,
出走… …

游走了很多不同的地方…
也尝试了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走走…

想要找回来这之前的那份单纯、那份真挚、那份真情。

感情,由于还没开始,所以放下得没那么伤…
只是后悔,当初为何彼此都不踏出那么一步,
就只欠那么一步… …
向来被动的我,这一次以后,必然会更加被动了。

友情,因为参了一些朋友,
惹得好友不高兴,差一点丢失了好朋友。
我只是想大家和睦相处,
不管发生过多么不开心的事情,
难道就不能放开重新来过吗?
只想简单一些…

人际,基本上没什么问题,
只是想要脱离一个群体……
可是,却怎么也脱离不了… 除非离开此地…

最近,好友碰上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…
她提出了当初我们曾经想过的申请旅游工作visa…
出走三个月……
只是暂时我还不能放下我的补习学生… 起码等到大考吧… …
但,有点儿害怕… …
毕竟,得适应一个全然陌生的风土民情,真的不简单… ..
也许,好友只是一时意气吧?
与另一位室友逛夜市的时候,
她也说,
可能会离开,回去家乡… …
心,当下沉了……
以前的coursemate好友们都即将到国外深造了… …
如果大家都离开这城市的话,
那,就真的剩下自己一个了… …
当然,还有很多其他的朋友,
可是那感觉,是不一样的。
这些年来一起成长的经历,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取代的。
毕竟,要有共同的思想与话题,
不是那么简单。

再者,
倘若房间只剩下一个人,房租有点儿吃力… (是很吃力… )
以前还在做全职的时候,
尚可负担,
但现在,连接下来要做什么都还不确定,
更何况明年继续升学了,
也不想增加家里的负担。

烦恼、懊恼了整晚,
真的很累了… …
疲惫的不是身体,而是,我的心。

很想哭… …

家人一直说我好命…
朋友总说我很爱笑整天笑…

但其实,
你们并不知道,
压根儿,
我真的撑得好辛苦… …

何况,我是个外地人…
来自一个简朴小镇的女孩。

也许,就只能这么想了:我是幸运的女孩。
起码,我还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比起一些温室里长大的花儿,对于生命里的抉择,我尚算可以自己作主。
比起一些封闭保守派国家的女性,我尚拥有好多的自由与人权。

是的,我是幸运的。

只是,可以不要再撑得这么辛苦了吗?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